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可的小博

如草儿一般平凡的女子,也可以如花般绽放着诗意的清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草可,80后小女子一枚。追求清新曼妙,崇尚简单自由的生活方式。不食人间烟火的性格让自己失去很多生活的美好,但只要心灵不被世俗玷污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我心坦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五月的自由(原)  

2015-05-09 15:18:31|  分类: 精彩诗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读《越人歌》金铃子诗集    

     四月捧读一本诗集,五月念藤蔓芳菲的碧绿,一望青山多妩媚,我醉一心书香气。这遇见无疑是一场极致的享受...。女人的心思是周密的,女人的思想是感性的,女人又是多情而伤感的,那么女人的诗自然也是清新空灵到曼妙的过程。无论是那些《立春书》里的《水鬼》,还是《夏风过耳》时《这个季节》的热情,你总是能够轻易抵达《初春》,因为《绿茵》最终都会随着《化香》变成《这果实巨大的秋天》。怎么读来都是醉,醉我是读诗的女子,你是写诗的女子,你我都是热爱花花草草、深情沐浴春风,带着阳光微笑向暖的女子。

    今生有幸拜读到,美女诗人金铃子的《越人歌》,成全自己美到覆水难收。当变成歌迷后,从此改变了眼神。我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山,看山又是山,看水又是水,在勾画出的似山非山,似水非水的诗集里,是真心美出这一季的春心荡漾。就像《立春书》里第十一首那样:

如果我不停地向前走

可以碰到桃林,躺在孤独中的父亲

那一刻,被我遗忘多年的人

将把致命的血癌吹进我的胃里

这是他欢迎我的一种仪式

他知道他的婴儿——来了

 

你得承认,生活不是那么一回事

有时候你无从去热爱一个远人

一个幼时就离开你

披着一条白披肩的尸体。那披肩太宽大了

宽大得可以装走一个会写童话的人

装走1976年的秋天,秋天所有的果实

 

我从不向那个方向走去

有些道路并不存在,你无从践踏

也无从疗伤......尽管你试图说出真相

说出,我们如此相爱

这是一个古老的古老的故事

非善。非恶

正如我昨天在图书馆,我大声地说

我要永无止境地朗诵,亲爱的,亲爱的

亲人......

桃花早凋谢了

 

桃子,它并不如花壮观。更适合回忆 

     这首读来无比亲情的诗,却包含太多寓意。你有怎样的故事,便能读出怎样的感受。岁月淘礼,物是人非,既然故人已故,他就真正变成一个远人,一段记忆的碎片,不能完全说过期或消失,只是更像一件被锁进抽屉的物件,一旦企及总能迅速回到那时的状态。一经放回,又是一段尘封的岁月。有些存在只因生命的存在而存在,一旦消失,他的不屑,谁与你争?你的哀思,像落花,又怎能覆盖另一个世界的寒凉?用一首诗的时间,讲述一段经历,这当中蕴藏太多人生哲理与启示。生命就是一趟不能回归的列车,走到尽头就是结束,诗人的深情厚义,并没有受时光的搁浅,使自己迷失与焦虑,而是以一种平和的状态,抒写一份思念,铭记一段记忆。

    这个季节,清风招摇,万物生长,很适合女人写诗品茶,享受静谧,怀念唐朝...,然后读着《这个季节》:

 

这个季节,注定是给了一个孤独的人

给了一个离家时带走了槐花的人

给了一个在唐朝明月下读着诗歌的人

而我就是这样的人,古板,朴实,虔诚

激情似火,内心藏满了春的消息

我过南山,恰巧遇到她

漫山桂花,两袖香气,她正读到——

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

除了你的声音,我不再听到别的声音......

我问:在读诗?在读情书?

良久,听不到回声

我就是这样的人,心中养着一口古井

唱山歌时,歌声里

时常出现喜鹊的欢笑,青蛙的鸣叫

一穗穗高粱,挂在诗行的空处,一阵阵

稻香,让我把心事闻成了一粒粒雪白的大米

我就是那个说话时带有唐朝口音的人

我认李白为老爷子

我认李贺为鬼才子,我认

李商隐为爱情的传人

我读他们时,往往忘了现在是2012

我学他们吟啸。我是

他们砚台里的虫声,我是他们胡子上的露珠

这个季节,既深沉,又好玩

既传统,又现代

我过南山,我下索桥,我在处处同自己相遇

好蝶似风,桂花如雨

请问:哪一口酒杯可以装下天空?哪一盏茶水

能够让我品上千年

    读着,仿佛自己也置身其中,成为风景。我们从诗中擦肩,从陌生到姐妹,只因我们都住诗的隔壁,你的歌声招唤,我便明察秋毫,这风格,这清新,这钟爱,一不留神就能清晰遇见另一个自己。怎不叫人喜爱这纯粹?这诗的随性,更像一朵半开的花,静静守候来欣赏她的人儿。素年锦时如一日,唐诗宋词衣锦还乡,这住在心中的山水,留在诗乡的女子。因为这个季节,因为一个人的孤独,因古板,朴实,虔诚...,手指轻轻染上书香,心就轻盈如蝶,随风而至。这别出心裁的奇思妙想,演绎这场诗中的醉,成全这场无法言说的共鸣,我们除了诗还是诗。

    感觉你在诗中游走了一季,也没能走进一个《初春》,那种渐渐靠近的感觉,像即将靠岸的小舟,在同水摆渡与剥离的同时,更需要一阵风的力量,才能柳暗花明,再见清新:

 

是什么样的寒冷,在这个初春压着我

城南的乡村,每一步,每一个湾

已经变得陌生

那些胡豆花,怯怯地开

我的爷爷躺在那里,他的呼吸与土地一样

如此宁静

一只麻雀带着少许的从容,站在坟头

我点燃那炷香,它就飞走了

 

这多像一首失望者的田园诗

现在,树木开始抽芽

我所到之处,雪融了

而桃花,正以另一种方式生活 

    无法想象金铃子,在现实中该是怎样一位女子?但读她的诗,首首都沾满春的浓烈,深的亲情,爱的温暖。仿佛所有的情,在她笔下都像珍珠,轻轻串起就能别致一个故乡。走在乡间,田坎儿醉。落进泥里,泥土香。别在胸前,醉耀眼。这份写诗的随意,轻易做了诗的情人,随便为诗梳妆打扮,素描淡写就能懂了诗的性情。迎面站成风的样子,便能美出一汪山水。侧身凝望,便能倾心一池湖畔。哪怕是躺在土地的爷爷,一只坟头的麻雀,都能在这初春里祥和地栖息与安度。

    很喜欢这种读诗的感觉,在不知不觉中就走进一个秋天,走进《化香》,我们这群注定多情的物种,就该怎么干脆怎么好: 

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同类

我要和你一起

和你一起

让我生根吧

整个秋天,我要长出绿叶

开金色的花。结非黄,非青,非白,非黑的果

扎根在此,皈依佛门

法名,因果。自称,化香居士

 

我静静地站立

我的孤独啊!

来,快把枝条拿去,你们用来点火

快把种子拿去,你们用来榨油

把树皮制成麻

把叶制成药

顺气,袪风,消肿,止痛 

    如果人的最终归宿就是《化香》,那何尝不是一种成全?这样读着,自己也能大快人心。当生命被收割的过程,变成享受时,将是一次完美的收官。感谢作者的思想情操,总能把最艰难的事,用最轻松的方式表达,这难能可贵的状态,着实令人钦佩。一直不喜欢无病呻吟,伤感的事情愉悦的表达,愉悦的事情快速的泼洒,当泼洒出去再收回的时候,无疑是一种超脱。正如这首《化香》一样,在潇洒从容中,淡定的面对孤独,最后欣然化作一缕熏香,静成一粒可贵。

    我不知道作者的故乡在何处?但当我读到《桂溪河》的时候,便能找到她儿时的足迹,她只需轻轻一口开,浅浅一阔步,稍稍卷起裤腿,都是诗意满地的跌落: 

我希望坐在那里的人,不是我

是三十年前,桂溪湾的白荷

它入睡了,枕着泥土

枕着纠缠不清的水生植物

我们都是彼此的一部分

陈亡的一部分,相爱的一部分

 

没什么信仰,只是喜欢

顶礼膜拜的是,湾旁那口水井

井水,好甜

井边的青苔,想怎么长就怎么长

可以死上九回,甚至,更多

肉,骨,都烂在土里

还在诞生,它们的幼子 

    每个人都怀念儿时,就像怀念淳朴一样,会是一种瘾,抑或是一种菌。总之,这份厚重的怀念,像极井边的青苔,一年四季,想怎么绿就怎么绿。总感觉用再大的篓筐也装不尽,对家乡那份念想的延绵。融入,此情此景,对世俗也会有一种冰释前嫌的包容。

    我们都是别人眼里的匆匆过客,匆匆那年的相识,匆匆经年的遗忘,匆匆离别与聚散。谁是谁的谁?谁会记得谁?谁会最爱谁?孰是孰非?走过一程,打捞一程,风风雨雨又一程。《都在那里悼念》:

 

我常常咀嚼自己

捏碎,一些东西

你很难想象这些影子的诱惑

它们轻易把我打败

更多的时候,是一杯不放糖的咖啡

在晚上,十,十一点

我常常在一条偏僻的街上,一个漆成了黑夜的咖啡厅

关门闭窗,举哀

事实上,我很难知道

我失去了谁

他,她,他们,或是她们

 

    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,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表达,或诗,或词,或歌,或文。索性读来就遇知己,结果都不容易,都有类似的他,她,他们,或是她们。一段成长遇见一些人,一段历练终结一些人。是的,我们的心那么小,又怎么适合收容太多的留念?深浅相遇,都是遇。浓淡相依,都是依。万山千水,总有情。风过留影,雁过留声,只要从生命中划过,就都需要悼念。

    我们生来都是带情的物种,所以称为高等动物。这各种思想情感的交织,的确把生活装点得绚烂而迷离。绚烂因情,迷离因情,分分秒秒都因情,怎不美丽到心碎?《珍珠碎》:

 

九月的风,它们经过那桂花

花香,一碰即碎。你无法听见花的忧伤

 

我很想模仿一些姿势

从头发、手臂、嘴唇、眼睛,长出容光的叶子

并花开。

只为你,亲爱的

 

有东西叫这花死得,又慢又苦

你叫它季节,我叫它爱情 

    爱与哀愁,是最形象的《珍珠碎》。起伏的过程,演绎的曼妙,季节可以是爱情,爱情可以类似季节。想起“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如影随形。”季节也是,爱情也是,最后思念也是。愿意为你,真心爱着这样性情写诗的女子,巧妙的构思,玲珑的串词,风一样的自由,轻轻铺开朵朵极致。

    这本《越人歌》,重庆本土诗人的金铃子,在她的诗里游走,其实并没有烟雨小巷的朦胧,却有着似张爱玲的怀旧。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,与其说是诗集,不如说是一份情怀,一份有着女性独特雅致,柔美韵致和唯美别致的情怀。读着就能忘却现实,回归儿时的甜蜜,顺应抵达故乡的原野,古井的亲切,万物的更替...。也只有如此这般初棉的女子,才能缔造出这自然随性的遐想。我们只需路过,驻足,歇息,然后每一章节都读出孜孜不倦,才不会错过这一字一句用诗心绣出来的经典。


五月的自由(原) - 草可 - 草可的小博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5)| 评论(3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